日狗少年,前途无粮。
 
 

【刀真】不识路

神刀:路远

真武:秦青

神刀的姓和堂主没关系……和我的题目有关系(。

好久没上LOFTER了竟恍惚有隔世之感

※伪·书信体

※看似BE的HE

———————————————————————————————————

秦青:

    展信佳。

    距上次相见已三月有余,我是在开封城偶遇了你师兄,才知道你去调查了白云观和青龙会一事。青龙会中人生性狠厉凶残,你千万小心,若是遇到危险一定记得保命为先。

    只恨我知晓此事太晚,不然就算劝不得你也会与你同去。

    收到了这封信后,你可记得给我回信,哪怕就一个字也行,让我知道你还平安。

    时间仓促,写不得许多话,等你回来,千言万语,我都慢慢说给你听。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等了半个月都没等到你的回信,索性再写一封吧。我从四盟盟主那探了消息,青龙会最近不大安分,时不时骚扰四盟驻地,已经有八荒弟子伤重不治,看来这次江湖要掀起滔天风浪。你孤身在外,和那群混账周旋的时候,谨慎为上,千万保全性命!

    收到这封信后,一定要回信!

                                                                                                      路远

秦青:

    怎么还不回信?一个字也行!现在没有你的半点消息,我和你师兄弟们都要急疯了!

    你千万不能有事!

                                                                                                      路远

秦青:

    又是半个月等不到你的回信,我已经和你的师兄师弟们一起出发找你了,不要乱跑,要是有人追杀你就找地方躲起来,等我去找你!

    千万等着我!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我暂时还没有找到你,但是今天早上遇到了一个孩子,他说你临死前让他来找我。他身上脏兮兮的,脸上都是泥,衣衫也全是破洞,一看就是逃难的,想撒个谎骗我养他。

    他手里抓着我送你的玉佩,估计是从哪里捡来的。你这么不小心,我送你的东西怎么能随便弄丢?等你回来我真要好好说你。

    那个小屁孩被我踢了屁股扔到门外去了,大清早说这么丧气的话。

    ……快点回信吧,我很想你。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今天还是没有找到你。那个惹人烦的小孩死倔死倔地跟着我,甩都甩不掉,所以我才找你找得特别慢,你别生气,别躲起来不见我,好不好?

    是不是我之前做了什么事让你心里不舒服了?对不起,对不起,你快点出现吧,好不好?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还是没有你的消息,你的师兄弟们开始相信那个小孩的话了。

    无论如何我都不信。过了两个月,还有好多的两个月,我慢慢地找,一定能找到你的。就像上次我去襄州,那么密的林子那么高的山,我又不认得去真武观的路,兜兜转转找了好久才找到你。

    虽然慢是慢了点,可最后我一定能走到你身边的。

    等着我!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他们竟然全都相信了那个小骗子,也不知道是被灌了什么迷魂汤。今天我出去打探你的消息,结果那个我总觉得脑子有点问题的师弟竟然说让我别再找了,还说什么你已经死了之类的混账话,我当时没控制好情绪,把他打了一顿,你不会生气的吧?

    就算生气也好,别再躲着我了,我想见你。

    我真的很想你。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今天找到了你。

    (信纸几乎被墨涂满,修修改改的地方很多,字迹很凌乱,应该是心绪波动极大的情况下写的,整张纸皱得厉害,似乎被人用力团过,大部分字都看不清了。)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今天是你下葬的日子。那个惹人烦的小孩被我收做了徒弟,取个名字叫路青禾。我估计你又要嫌弃我取的名字难听,反正在这种事上我一向比不过你。

    来了很多人看你,他们好像都哭了,只有我和路青禾没哭。我一点都不想哭,眼睛很干,连眨眼都有点费力。路青禾把你的玉佩还给了我,说你告诉他要把这样东西给我。现在我把它戴在脖子上,让它贴着胸口。其实,路青禾洗掉那一身泥,再换上件干净衣服,拾掇拾掇还看得过去,你的眼光一直那么好。

    夜里有点凉,月亮又大又圆地挂在天上,特别特别亮,从窗户里透进来的光都照得人睡不着,到处都是白茫茫的,看的久了眼睛有点疼。路青禾还挺怕我的,躺在床上直挺挺的跟块木板一样。

    看在你舍下性命也要救他的份上,我勉为其难地抱抱他,让他快睡觉。其实我只想抱着你一个人,哄你一个人睡觉。

    路青禾把脸埋在被子里偷偷哭了,他再有意隐藏,又怎么可能瞒得过我。我拍拍他,坐起身来靠着床头一夜没睡。月亮特别亮,把晚上照得像白天一样,可是特别冷,我一直在抖。

    或许这是最后一封信了吧。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思前想后了许久,我决定还是继续给你写信。好多话没来得及和你说,就在信里慢慢写出来吧。

    还记不记得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那时在巴蜀,我撑着小船慢悠悠地挪,就看见你在不远处的另一艘小船上负手立在船头,微微笑着看着远处的风景。江风很慢地吹,江水很慢地流,你身后江天一线,余霞成绮。我试着跟你搭讪,结果没撑稳掉进了水里,你吓了一跳,看见我从水里重新浮出来忽然就笑了。

    就这么一眼,我永远都忘不了。现在想想,如果那个时候就告诉你我喜欢你,说不定之后的事都会不一样。可是谁又能改变已发生的事呢?我没办法让你死而复生,也没办法回到过去,更没办法不爱上你。你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呢。

    晚上能到我的梦里来吗?我很想你。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昨天晚上没有梦到你。你是不是也找不到路了?或许阴间和阳间的路不大一样,连你这么聪明的人都会不认识路。

    说到路,我又想起我第一次带你回神刀堂,那么大的地方,我只带着你走马观花似的看了一圈,你就把地图记得七七八八,不像我,在神刀堂生活了十几年,有的时候还是记不住路,可能我天生对方向不怎么敏感吧。其实这样不好,等以后我到了你那边,岂不是更晕头转向,想找你都找不到?

    所以,你要等着我,我慢慢地,慢慢地去找,一条路一条路地走,等走到尽头,就能找到你了。那个时候,我们就一起走吧。

    今天晚上能梦到你吗?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从今天开始,我就要教路青禾武功了。原本是想送他上真武殿,后来路青禾想了想说要学我的刀法,我就教了。这种感觉很奇妙,好像是在教儿子一样。

    他差不多跟刀一样高,比划一招一式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好笑。我把自己的鹰送给他,结果这小子眼圈一下就红了,哈哈,你要是看见这小子可怜兮兮的样子,估计肯定要心软地抱抱他。

    我按你的想法做了,按着路青禾的后脑勺往自己怀里一按,他额头撞到我肚子上真疼,疼得我眼泪都出来了。脑袋这么硬,将来又是一个跟你一样倔的主。哦不,从他锲而不舍地一路跟着我,直到我收他作徒弟这件事就看得出来,用不着将来,他现在就已经是头倔驴了。你选的人从来都跟你一样倔,真是胡闹。

    陪着路青禾那小子练了一整天马步,腿都酸了,估计今天晚上在梦里也不能走多远,应该是见不到你了。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路青禾懂事也听话,如今根基稳固,没出过什么差错。作为练功刻苦的奖励,我带着他去真武山转了一圈。好奇怪,之前我明明连上山的路都找不到,可现在带着路青禾却熟悉得很,一路直接到了真武殿。可能你在偷偷告诉我怎么走吧?

    你的同门看见我带着路青禾,都来逗他玩。也是他长得顺眼,没一会他就收到了不少小礼物,糖果甜糕都是其次,还有活泼的小师妹送他自己亲手绣的香囊!现在的小孩子真是胡闹!路青禾抱着一堆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儿跟在我后面一颠一颠地走,总是掉这个落那个的,慢腾腾急死人。我没办法,只好把衣摆撕掉一块打个包袱给他装好背上。衣服被撕掉一截真是难看,我只能抱起他挡一挡脸别让人认出我来。路青禾这小子也算有良心,从包裹里掏出一块甜糕犹犹豫豫放到我嘴边喂我吃了。我想起来你做过的甜糕,软糯绵滑,清香恬淡,特别好吃,每次我都会撑得直不起腰来。那时候你还笑话我像没吃过好东西一样狼吞虎咽,现在想来你是对的,要是那时候少吃几块留着存起来,说不定现在还能吃到。

    改天我问问其他人怎么做甜糕吧,我看路青禾这小子吃得可欢。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昨天收到了你师兄的信,他说根据你留下的线索已经找到了白云观那群人的藏身处,我想了很久才写好回信给他。或许是前天晚上睡觉时着了凉,我现在脑子里一片混乱,什么也想不了,身上也很疼,在床上躺了好久。要是我说我不敢去,你会笑话我吗?我真的不敢前去,怕见到那些杀了你的人。你不要怨我,我怕我一见到他们,会变得和他们一样乖张又暴戾。我要是变成了他们的样子,你就不会愿意见我了。我不能变成另一个恶人,不然等我去找你的时候,浑身血腥味又面目全非,你一定认不出我,就算我找到了你,你也不愿意和我这样的人一起走了吧。

    可是后来我还是去了,见到那些人的时候我腿都发软,路青禾在我身后紧紧揪着我的衣服,看都不敢看他们。我浑身都没力气,拄着刀勉强站着,护着身后的路青禾连话都说不出来。明明是正午,但是我感觉就像在大雪天的晚上顶着风走路一样浑身都冷透了,不停地抖,而且还喘不上气,贴着胸口的那块玉好像有千斤重似的。

    你师兄看我的状态不大对劲,想帮我处理了这些人,我没让他动手,还是自己一刀一个报了仇。最后一个人死了之后,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扑通跪倒,刀也握不住,当啷一下掉在地上。他们的血沾了我一身,血腥味特别重,我没忍住就吐了出来,眼前发黑,一直在颤抖。后来听别人说我是被抬回去的,路青禾吓傻了似的一路揪着我一只袖子跟回来,现在还有点一惊一乍的。我哄了他两句,好像没多大用,要是你在就好了。

    我身上每一根骨头好像都碎了,疼得要命,根本睡不着。路青禾趴在我怀里睡着了,他还在发抖,肯定是白天的时候吓坏了,我只能轻轻拍他后背哄他。我总感觉身上有一股血腥味,那套衣服让我洗了,以后也不会再穿。

    今天晚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黑得什么都看不见。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我买了一处大宅子,就在襄州鹤峰顶,每天看着云海都能想起你。院子里种了花,我还让人挖了个池子养了一群锦鲤,现在花还没开,锦鲤也还很小,不过等到来年春天就都好了。路青禾跳着要我栽棵果树,实在拗不过他,我就种了一棵苹果树,几年之后就能吃到了。

    前几天我去看望你师父,他眉毛胡子都白了,身子骨倒是很硬朗。他跟我说了好多你从前的事,说你小时候特别爱玩爬高,不知道怎么爬到了真武殿的金顶上,结果爬不下来就坐在房顶上哭,那时候大家都在太极广场上练武,没人听见,一直到晚上弟子们就寝的时候没见到你,大家到处去找才发现了在房顶上哭累了睡着的你,还有你和后山的鹿一起玩结果被鹿吐了一脸口水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我听着的时候笑得肚子疼,你是怎么长成现在这幅样子的啊?

    后来我离开的时候你师父拉着我把一个大雕花箱子塞给我,我回家打开才发现里面都是你的东西,从你穿过的道袍到用过的双剑,我还看到了你以前抄的道德经,听你师父说真武山上的规矩就是犯了错罚抄书?我还发现了之前我写给你的那几封情书……我那时候字怎么那么丑,真是难为你看的下去还不嫌弃。

    我把这个大箱子收到床底下,这样或许晚上就能梦到你了吧。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路青禾一点点长大了,好像现在在江湖上还有点名气?那天我下山听见两个小姑娘说自己暗恋他,我估计他们都没见过路青禾长什么样吧。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主动了?我记得当年那个暗恋你的小师妹好几个月都没好意思开口,结果就被我抢先了,后来你看那个小姑娘可怜兮兮的还送她甜糕安慰她。我听说她前几年成亲了,现在她孩子都快能打酱油了,过得很好。

    什么时候能等到路青禾带着心上人回来见我呢?他都很久没回过家了。那群锦鲤早就长大了,如今个个被我喂得肚皮溜圆险些撑死,院子里花已经开了好几茬,苹果树长得很好,结出的苹果又大又甜,我一个人吃不了这么多,摘下来到处送人。我还分了你几个,要记得吃。今天我喂锦鲤的时候对着水面一照,发现我都长不少白头发了,我明明还没到不惑呢。

    我又开始想你了。都过了这么久,也该找到路了吧?希望今天晚上能梦到你。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路青禾今天回家了,还带着一个姑娘!我正好做了点甜糕,他们两个坐在一起慢慢吃,还挺般配的。我看路青禾那小子硬要在这姑娘面前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就想笑,他就一个好玩好动的大孩子,装什么少年老成,连笑都憋不住。那个姑娘性格也很好,我看可以。你是不是也同意?

    路青禾跟我偷偷商量,说想和她早点成亲。我告诉他得人家姑娘同意才行,结果路青禾告诉我他早就和人家说好了,来问我就是走个形式让我知道一下,这臭小子,肯定是又欠打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媳妇的,你心软偷偷帮他了?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路青禾成家了,他穿着一身红袍的样子还挺帅。喜宴上他被灌得跟滩烂泥似的,哈哈。我没多待,等人差不多都走了我也就走了。

    回家之后对着你的大箱子说了很久的话,其实我本来是想等你回来就跟你师父提亲的,连喜服我都准备好了,两套一模一样的红袍子,你穿上肯定特别好看,谁知道后来用不上了。我翻箱倒柜地找,终于找到我之前偷偷想着要在成亲那天送给你的骨雕,是我自己亲手雕的,一个你一个我,我把这两个小人放到你箱子里了,虽然挺粗糙但你可不要嫌弃。

    后来我穿上我那套喜服,抱着你那一套喜服拜了天地,没人灌我,我就自己喝了不少酒。后来好像喝醉了,也不知道怎么就哭了,好像这还是你离开之后我第一次哭吧,一个大男人抱着套衣服趴在床上哭得昏天暗地,确实是挺丢人的啊,你别笑话我。反正就这么一回,还是我喝醉了,以后都不哭了,不让你伤心。

    晚上做梦梦见路边张灯结彩的,有好多人在放烟火,我在人群里找了你好久,最后也没找到你。说起来,到而今整十年了,我从来都没在梦里见过你。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路青禾今天抱来了他的女儿路安安,小小的瘦瘦的,白白净净可惹人喜欢。我喂她甜糕时她还亲了我一口,弄得我满脸都是口水,小孩儿真可爱。

    我最近总是骨头疼,怎么揉也不见好,可能我岁数大了吧?现在一点儿也受不得凉,明明以前就算和你一起掉进湖里还能抱着你给你取暖呢。练刀的时候把腰闪了,真是越来越没用了。

    改天去让郎中开几副药吧,你不要担心。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大夫说我早年的时候中了一种毒,现在才发作,早就深入骨髓除不掉了。你别担心,这东西听上去挺吓人的,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偶尔浑身骨头疼,会忘掉一些事情而已。放心,忘了其他我也不会忘了你的,不然百年之后我怎么去找你?

    路青禾知道消息之后带着路安安来找我,臭小子多大了还跟个小孩一样扛不住事,真给我丢脸。小姑娘被她爹那副样子吓得哭了,我哄了好久才好。大夫嘱咐了我一大堆,搞的我像个弱不禁风的病秧子似的。好歹也是个练武的,我身子骨强健着呢,怎么可能被这点小事打倒了,你别担心,没事的。

    夜里的时候下了大雨,外面的花落了一地。雨声很响,我听了一夜,听起来就好像是你在和我说话。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最近我的记性越来越差了,转个身就想不起来刚才要做什么,总是记不起来别人的脸和名字,不过还好,你在我心里还是好好的,一点也不模糊,我是不会忘的。前天路青禾来看我,我一见到他竟然想不起来他是谁,把他吓了一跳,哈哈。今天在树底下乘凉,想起来好久以前我好像和你一起在树下休息,你靠着树干坐在地上,我枕着你的腿,好像还把你的腿压麻了?奇怪,最近的事情我不大记得清,从前的倒是一点没忘。

    想不到还要写什么,等我想起来再写给你。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我好像什么都记不住了,连你的脸都忘了,怎么想也想不起来。路青禾叫我别急,找来画师,又问了你的师兄弟,给我画了一副你的画像。可是他把这幅画给我的时候,虽然不记得你的样子,可我就是觉得这画里的人不是你,你应该和我一样白头发白胡须,是个老头子啊。

    我问路青禾的时候,他哭的很伤心,后来我才知道你早就死了,我连这件事都忘了。

    有时候不知道比知道的好吧?至少我还可以幻想一下你跟我白头偕老的样子。心里有点难受,要是能在梦里见你一次,我就一定能记住你了,一定不忘。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我不记得你,但是却记得给你写信,很奇怪吧?我想了半天也只想起来一个“青”字,其余的实在没有印象。后来收拾屋子的时候,从床底下翻到一个大箱子,打开后才找到跟你有关的东西。我戴着的那块玉上刻着“秦青”两个字,这就是你的名字了吧?

    我翻到了一幅画,画上的人笑的很温柔,我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应该画的就是你了?你真好看。关于你的事一点也想不起来,翻了翻之前写给你的信才找回一点记忆。以后就把写给你的信每天读一遍,这样就不会忘了吧?

    秦青,秦青,秦青,多写几遍,免得我忘掉。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我大概是晕过去了一阵子,醒来的时候不在床上,在水池边,差一点就掉进去了。那群锦鲤都死了,我好像很久都没有喂过它们了。今天又把你忘了,不要生我的气,你知道我老了,脑子不大好。从前记不住路,现在记不住人,等我哪天死了,是不是就连我自己是谁都忘了?你要等着我啊,要是我把我自己忘了,就更不记得要去找你了。到时候千万条黄泉路,我一定会和你走岔了的。

    你可千万等着我啊。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翻了翻昨天给你写的信,我后悔了,你还是别等我的好。你本来就怕冷,在那种地方呆的久了肯定会很难受吧?何况到时候我一个脑子浑浑噩噩的糟老头子什么也不记得,还要连累你照顾我,多麻烦。你别等我了,我自己走,等到下辈子争取过目不忘,路也记得住,人也不会忘。

    你别犯傻,别等我了。

                                                                                                      路远

秦青:

    展信佳。

    我估计是撑不下去了。

    (字迹很轻,有些字写得很乱,看不出来是什么。)

    路青禾说我又晕倒了,而且好久都没醒。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晕过去了,可能是今天早上,或者昨天?听他说发现我的时候,我好像已经倒在地上很久了,身上都是冰凉的。

    我有点害怕,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要去找你了,要是把你忘了怎么办?我想出一个特别笨的方法,我把那身喜服套上了,然后把我写过的所有信都放在你的大箱子里,每天抱着它睡觉。留给路青禾的信也写好了,要是我去找你,就让他把我和这个大箱子一起埋到你旁边,这样我离你离的近了,找你也容易一点。

    就快见到你了,不知道你还是不是当年的样子?

                                                                                                      路远




路远在一片漆黑里醒来,四野都是暗的,脚下是千百条错综复杂的路。

他想,这就是秦青那边了。他一身喜服,抱着个沉重的大箱子孤零零站在岔路口不知何去何从。

箱子忽然被风掀开,里面一叠厚厚的信被吹起,纷纷扬扬烧成灰烬,沿着一条曲曲折折的长路飞去。

路远跟着纷飞的纸灰慢慢地走,他的白发被夜色染黑,疼痛也烟消云散。

路的尽头是一条江,水声缓缓地在耳边响。江对岸一点微光闪烁,飘忽不定。

风忽然大了起来,漫天纸灰飘扬,被风裹挟着吹向对岸。路远没有犹豫,抬腿迈进了水中。

纸灰在对岸盘旋,再度拼成一张张白如雪薄如云的信纸。

然后他看见那点微光缓缓向他驶来,一身红色喜服的道长站在船头,微笑着看他。

路远泡在冰冷的水里,喉结上下颤动,半天才说出一句话:

“……是你?”

秦青仍然微笑,朝他伸出一只手。

“自然是我。你不认路,若是我不渡你,还会有谁来渡你?”

“这么多年……为什么不肯在梦里见我一面?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又有多恨你?”

“你性子倔,我怕你在梦里见到我,就不愿醒来了。”

“每一封信我都看到了,对不起,扔下你一个人过了这么久。”

盘旋的信纸像白鸽一样飞到秦青舒展的双臂间,绕着他缓缓上下飞动。

“天下千万条路,走到尽头都是殊途同归。不管哪一条路,我都和你一起走。这一次,说什么我也不会放手。”

路远在万千飞舞的白鸟中用力抱住秦青,红衣交叠,情烈如火。

此时长夜欲尽,天光将晓。




————————————————————————————————————————

本来是想用【梦中不识路,何以慰相思】这个梗的,没想到最后变成这个样子……毁了梗不要打我好吗谢谢_(:з」∠)_

写的好渣,谢谢你忍住辣眼睛的痛苦看到这里,爱你么么哒⁄(⁄ ⁄•⁄ω⁄•⁄ ⁄)⁄


25 Jul 2016
 
评论(6)
 
热度(14)
© 朱白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