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狗少年,前途无粮。
 
 

【傅燕】不灭

灵感来自@酱油帝  大大的《有时尽》

我这么可爱的人怎能写虐所以强行HE了

为此本文主要角色O到没有C哈哈哈哈不要打我

通篇都是我瞎掰,并没有逻辑这种东西

纠结了好久要不要发,毕竟站傅燕的除了我都是大大,而我……是个渣渣_(:зゝ∠)_

我也有傅燕产出了好开心

吃吃我的安利嘛傅燕好棒的ヽ(✿゚▽゚)ノ

为什么今天发呢,今天情人节呀,傅大侠和燕子情人节快乐呀XDDDD

没人陪你过情人节也没事,大不了烧几个秀恩爱的相见欢出出气嘛(并不

--------------------------------------------------------------------------------------------

距离杭州凤凰集那场尘埃落定的决斗已过去了很多年,再没人提起这回事。

日子水一样流过去,波涛滚滚,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如雨后春笋争先恐后地将前浪淹没,让人觉得这江湖永远不缺蓬勃朝气。

而大侠自从那一战后便不知所踪,世上再没有人见过黑刀的刀光。

其实也没什么,大侠去了徐海,在深山里修了一座房子。房子样式很怪,房檐长长支出,遮住半壁风雨。

这还不是最怪的,大侠在他的房檐下面堆了个土堆,把他的黑刀埋了。一起埋的,还有一把通体绯红,颜色夺目的长剑。

一刀一剑不见天日。大侠不爱说话,于是这里从此沉寂。

大侠隐居在这深山老林里,折一枝树枝做武器,每日推开房门走到院中来来回回舞那套刀法,累了就歇下,饿了去猎些獐狍野鹿。平平淡淡,也许再过几年就能得道飞升。

这一天大侠又在舞刀,树枝上早已光秃秃不见一片叶子,连枝杈都因日复一日的挥舞被风抹平。

一只鸟儿扇着翅膀,灵巧地穿过树枝挥舞的空隙,轻飘飘停在大侠的屋檐上。

它浑身油黑发亮,身形匀称细长,分叉尾高高翘着,在阳光下尾羽一抹炫目的红。

大侠停下来看它,它也打量着大侠。眼珠乌黑,湿润发亮。

鸟儿忽然展翅,从房檐上划个流水一样的轨迹,飞到大侠的手心里,轻轻蹦了蹦,歪头瞧他。

大侠僵硬着,不知做什么。

徐海没有燕子。

它放松地站在大侠的手心里,时不时轻轻啄一下那些持刀磨出的茧。

大侠就任它啄,平摊着手小心翼翼,不然一不留神这只鸟就会受伤。

燕子停下动作,抬起水亮的黑眼珠看着大侠,又扑扑翅膀,落到他肩头。

大侠将平摊的手收回,握紧了拳。

那只莫名其妙出现的燕子在大侠的屋檐下筑了个巢,每天清晨飞到大侠床头叫一声,大侠就会醒来,舞刀,或者发呆。

一天燕子衔来一粒种子,落在大侠手心里。

大侠把那种子种在自己窗外,此后除了舞刀和发呆,他还可以照顾那粒不知道是什么的种子。

也许大侠终日无事可做,种子生根发芽,长得很快。直到有一天,大侠外出猎了一只鹿,回来时看见那株植物生出了火红的小小花苞。

后来花开了,荆刺满身,高傲孤绝。艳丽如火,鲜红似血,是一株盛放的蔷薇。

大侠看着花愣了许久。回过神时,燕子正在他肩上,歪着头,用漆黑的眼珠打量他。

蔷薇花也不该开在徐海。大侠这样想着,却没有把花挪走。

大侠似乎还和从前一样,每日舞刀,种花,发呆。

过去了很多年,蔷薇开了又谢,谢了再开,艳丽如火,鲜红似血。

一夜风雨过,蔷薇凋零满地,原本高傲的带刺枝条狼狈地匍匐在地,花朵支离破碎。

燕子再没扑楞着翅膀飞到他床头啼鸣,它摔在地上,满地落红混杂着尘土泥泞,像血一样。

大侠推开门看见院中景象,沉默地弯腰将惨象拾掇干净,然后坐下低头,长长地吸气再呼气,仿佛吐尽胸中纷杂沉郁。

再抬头时,大侠看见天上悠悠地飘过一朵云。

风吹了吹金黄的树冠,叶子打着旋徐徐飘落。徐海的秋天到了。








叶开看了小说结局,眉毛拧成一团:“这结局让人糟心,要不你改改吧?”

傅红雪苍白的脸波澜未起,苍白的手紧紧抓着漆黑的鼠标。

叶开叹了口气,傅红雪倔得要命,不管看他故事的人哀嚎还是抓狂,他都决不会改。

他“咕咚”一声用头撞桌,郁闷地给丁灵琳发短信:臣妾做不到啊。

丁灵琳回他:智取!智取!

叶开再次郁闷地回:他又不是座山雕,再说我哪演的了杨子荣啊!

傅红雪坐他对面,一切尽收眼底,有种天下尽在掌握的气势。

叶开盯着傅红雪,盯了一会,转开眼打量咖啡馆的侍应生。

侍应生其实不是侍应生,是个大学生,放了假勤工俭学来着。

侍应生长得好看,何况脸上带笑,叶开就多看了一会儿。

然后他的视线被傅红雪高大的身形挡住。

叶开忿忿转回身:“我看一眼都不行?”

傅红雪决然突出二字:“不行。”

叶开突然凑过来,低声问他:“他知道么?”

傅红雪看他一眼,没说话。

叶开一见筹码到手:“那商量个事,我帮你追他,你帮我搞定丁灵琳。不麻烦,改个结局的事!”

傅红雪默默地合上笔记本准备走。

侍应生和老板交谈甚欢,笑得简直能用花枝乱颤形容,老板善意地帮着拍了拍背。

傅红雪看见就原地生了根,挪不动步。

叶开心里狂笑,面上却说:“你看,你再不抓紧,就没你什么事了!”一副为好朋友两肋插刀的沉痛语气。

傅红雪原地站了一会,转身回到座位坐好,打开笔记本不带一点儿犹豫地删掉原来的存稿,噼里啪啦打完欢天喜地的大结局,推到叶开面前。这过程行云流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提前排练好。

叶开强忍着笑意,在桌子底下给丁灵琳盲打:成功收服傅大侠。

傅大侠是叶开给傅红雪起的外号,原因无他,傅大侠身为人民的好警察那叫一个一丝不苟克己奉公爱岗敬业奉献自我成就和谐社会,要是搁在古代,不就是个大侠嘛!

那爱岗敬业的傅警官傅大侠为什么没在抓小偷却休了年假在咖啡馆这种文艺得冒泡的小资聚集地写小说呢?

原因同样无他,唯侍应生尔。

傅大侠知道侍应生叫燕南飞,俩人其实见过面,一次傅大侠满街追小偷的时候,旁边杀出一抹亮丽的绯色,当街一个难度系数高达9.0的飞踢踢倒逃窜的家伙,牢牢制住后押到傅大侠跟前笑得开心,鼻尖一点细汗反光,双眼亮若星辰。

傅大侠默默地想,他为什么穿一身红衣服出门,要结婚吗。

要了命的是他还穿得那么好看,傅大侠又默默地想。

这种心理我们一般叫闷骚,到了傅大侠这,叫外冷内热。

燕南飞会弹一点钢琴,长相又好,在学校里是个受大部分女生和一部分男生喜爱的风云人物。

所以他来咖啡馆打工时,面对老板对他靠色相招揽顾客的质疑,他回答:“人格魅力。”

咖啡馆老板也是个土豪文青,买了一架纯白三角大钢琴,优雅奢华低调内敛,和他那头少白毛一样。

燕南飞时不时上去弹一两个曲子,换来老板赚得钵满瓢满。

一个收名,一个收利,名利双收,所向披靡。

今天燕南飞又弹了个曲子,老板再次迎来了事业的黄金期。

叶开拿胳膊肘捅捅傅红雪:“你要想办法跟人套近乎啊,总这么冷淡人注意不到你!主动搭讪,说你们见过!然后问他今天弹的什么曲子,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说完突然发力,把傅红雪推过去,然后迅速转身离开,深藏功与名。

傅红雪专心背词没回过神,一个踉跄差点跪倒在地上,被一双修长的手扶住,顺着手一路把视线抬上去,正是燕南飞的脸。

燕南飞看清他的脸,惊喜地说:“我们见过!”

傅红雪此时内心复杂。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台词会被对方抢走。现在失了先机,唯有不知所措被水淹没。

燕南飞见他没说话,估计是自己冒犯了对方,连忙把自己的手收回来:“不好意思啊警察先生,你还记得我吗?”

傅红雪过一会说了两个字:“记得。”

其实这句话还有后半截,不过打死他也不能说,毕竟“不单是因为抓小偷记得你,最近你一直在我梦里出现,还是那种少儿不太宜的梦”,这种事就不好对当事人挑明了吧。

于是傅大侠再一次闷骚,不,外冷内热了。

燕南飞等着他继续说,等了半天也没有下文,只好主动开口问他:“你……有什么事吗?要我提供上次那人的相貌特征吗?”

傅红雪摇摇头,燕南飞以为他在否定自己的回答,于是更加疑惑,就微微歪了头看他。

这个动作一下子让傅大侠想起那只跳到手里歪头打量大侠的燕子,乌黑水亮的眼珠,翘得高高的尾羽。

“你弹琴很好听。”

燕南飞笑:“我弹琴怎么会不好听。”

傅红雪眼睛扫了一下那架低调奢华的大钢琴,又低声问他:“叫什么名?”

燕南飞睁大了眼,很惊讶:“我叫燕南飞,燕子的燕,不是孤雁的雁。”

傅红雪说:“我知道。我想问的是曲子。”

燕南飞尴尬的红透了脸。

傅红雪发现这个人穿红衣还不是最好看的,脸红才是最好看的。

正当傅大侠不自觉越凑越近的时候,他身后传来一声老板的暴喝:“你干什么呢!离我侄子远点!”

然后拥有一头优雅奢华低调内敛的少白毛,如果弓着背从后面看十成十是个老头子的老板挥舞着一点也不优雅奢华低调内敛的拳头冲上来,然后……

被傅红雪一掌拍得倒退十步。

燕南飞冲过去:“叔叔!”

不能怪傅大侠,当警察这么多年,有些条件反射根深蒂固,比如百分百击退从背后偷袭的家伙什么的,洒洒水啦。

事情结果是傅红雪自掏腰包付了医药费。

傅红雪功力深厚,一掌把暗恋对象的叔叔震出内伤,俩人在医院里大眼瞪小眼,尴尬地沉默着。

后来还是燕南飞看不下去起了话头:“他是我亲叔,也算是我爸,当年我爸妈出车祸死了的时候,我还不记事,他把我领回家养着,本来谈得好好的女朋友就因为我分了。这么多年他一个人过来,可怜兮兮的至今找不到女朋友,头发都愁白了。”

傅红雪:“他是你亲叔叔?异性恋?”

燕南飞一口血噎在喉咙口:“你重点找错了吧……对,亲的,宇宙第一直男,可是还有不少人以为他是个GAY。”

傅红雪:“那你是GAY么?”

燕南飞这口老血终于喷出:“你是警察吗,这重点画得……是,怎么了?”

傅红雪:“你好,我叫傅红雪,我喜欢你。”

燕南飞雷劈了一样跳起来:“我叔叔还在里面躺着!”虽然没什么大事就是了。

于是傅红雪站起身走进病房,在亲叔叔床边立正。

亲叔叔紧张地缩进了被子里,天爷呀,他是不是知道我多坑了他两百块的事了?燕子这个靠不住的!估计一会这两百块就能派上用场了!

谁知傅大侠朝他鞠了一躬:“岳父大人好。”

亲叔叔受到了极大的惊吓,颤颤巍巍从枕头底下掏出两百块递过去。

傅红雪继续炸鱼:“嫁妆我不要,费用我可以全出。”

亲叔叔两眼一翻,咬咬牙又掏出三百。

傅红雪这一次扔了王炸:“我喜欢燕南飞,我想和他结婚。”

亲叔叔顿时被送去抢救了,傅红雪很奇怪,为什么他不高兴。









后来……经过艰苦卓绝的长期斗争,傅红雪成功的成为了习习叔叔的女婿。叔叔姓习名习,非常有个性。

那为什么燕南飞不姓习?他随燕妈妈姓啊,这种问题不要再问了,你凑字数吗?

--------------------------------------------------------------------------------------

习习叔叔辛苦了你的女朋友永久离线请不要再拨2333333

艰苦卓绝的抗战故事我们下篇见咯(*°ω°*)ノ"

才不告诉你一开始想写傅家洛和燕燕公举的故事呢

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

是耶非耶,永不分别~

14 Feb 2016
 
评论(19)
 
热度(14)
© 朱白洲 | Powered by LOFTER